首頁>話題專題

斯皮爾伯格與網飛沖突的啟示

時間:2019年05月2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曹怡平
0

qq飞车终极猛兽怎么样 www.crvbf.icu   好萊塢大導演斯皮爾伯格近日質疑網飛出品的電影奧斯卡參選資格,并認為網飛出品的電影不能叫“電影”,應該稱作“電視電影”,引發熱議。斯皮爾伯格認為網飛制作的《巴斯特·斯克魯格斯的歌謠》和《羅馬》不配角逐奧斯卡,并希望利用自己在美國電影協會的地位,推動評獎規則的修改。他認為《巴斯特·斯克魯格斯的歌謠》是電視格式,可以角逐艾美獎,卻無資格角逐奧斯卡獎。斯皮爾伯格和網飛的矛盾其實折射了在媒介變革大背景下,傳統派與新媒介之間的沖突。

  網飛的成功,一言以蔽之,是破壞式創新,其創業路徑和亞馬遜擊倒實體零售店差不多。百事達在它面前轟然倒塌后,它沒有就此收手,而是開始涉足電視和電影產業。曾經大火的《紙牌屋》,就是它進軍電視產業吹起的響亮集結號。這部號稱使用大數據來制作的劇集,上乘的劇作質量保證了它的全球暢銷,大數據聽起來倒像是噱頭。2018年的艾美獎,坐擁《怪奇物語》《無神》等的網飛以112個提名擊敗了HBO的108個提名。不僅如此,剛進入電影界的網飛,出品的《羅馬》就獲得了奧斯卡最佳攝影、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導演獎。

  斯皮爾伯格可能忽略了網飛為美國電影產業作出的巨大貢獻。獨立電影在美國院線獲得公映的機會非常渺茫,是網飛給它們提供了全球傳播的平臺和可能。電影制作模式在上世紀70年代海嘯般轉型后,伴隨著海外市場重要性的日益凸顯,好萊塢在類型上不斷收縮,各大制片廠哪里還有閑錢關注電影的多樣性?是網飛這個巨型的融資機構,讓更多的獨立電影人有電影、電視劇可以拍,也讓美國電影變得比過去的好萊塢更豐富。而斯皮爾伯格與網飛的沖突,其實也給中國當下文化產業帶來了某種啟示,即新媒介如何妥善處理與傳統電影制作人的關系,以及在中國電影走出去的過程中,如何適應國際上新的游戲規則。

  網飛正在用流媒體快捷、方便、費用低廉的播放模式,顛覆著傳統影院的種種不便,這也是傳統影院聯合封殺網飛的主要原因。未來的年輕人不是電影趨勢的創造者,但他們是趨勢的選擇者。小規模的院線發行和全球的流媒體發行,是未來電影的觀看方式。

  面對網飛的強勢競爭,迪士尼啟動了“Disney+”的新流媒體計劃,將于今年底推出,同時,迪士尼開始陸續從其他流媒體平臺撤下他們的作品。為應對網飛在國際市場上的迅猛發展,迪士尼也宣布,由其多數持股的Hulu將進軍國際市場,通過開發更多原創內容來吸引海外用戶。網飛面對的不僅僅是迪士尼,同為高科技公司的亞馬遜影視業務部已經摩拳擦掌,快速推出了一系列進軍影視產業的重大舉措,在宣布向全球推出流媒體視頻業務Prime Video的服務后不久,開始考慮收購地標影院,并計劃在未來每年拍攝30部電影。蘋果也不甘掉隊,于去年宣布進軍流媒體視頻和新聞訂閱服務后,目前已經完成了5部原創電視劇的拍攝,還有6部尚在制作中,并已接近尾聲。據估計,蘋果的流媒體視頻服務將于今秋正式上線,屆時,蘋果能提供的原創內容在11部左右。

  中國的互聯網產業已經走在世界前列,中國的影視作品,像《流浪地球》這種現象級電影也將通過網飛的平臺走向全球,這對一直在北美院線處于邊緣地位的中國電影來說,是個利好。然而,如何通過外國流媒體巨頭“走出去”,以及實現中外流媒體的戰略合作為中國電影走出去助力,仍將是值得深入探討的話題。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