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幻燈

群眾是舞蹈“兩創”的重要推動力

時間:2019年05月2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0

qq飞车终极猛兽怎么样 www.crvbf.icu

《紅高粱》 黑龍江省群眾藝術館英皇拉丁舞團

《龍把子》 重慶市銅梁區文化館、重慶市銅梁二中

  手握虎頭鞋,臂挎小板凳,靠等待和回憶慰藉心靈孤獨的“空巢老人”;手舉自拍桿、面戴太陽鏡,時而走“貓步”時而當“麥霸”的苗家阿婆;建筑工人、清潔工、快遞小哥等風雨無阻為城市發展默默付出的“打工族”;舍小家為大家,為新中國建立不屈不撓初心不改的英雄;呼喚生態關懷,攜手打響藍天保衛戰的聾啞姑娘;鼓盆而歌、擊壤而舞天真無邪的孩子……日前在上海舉辦的由文化和旅游部、上海市人民政府主辦的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第十八屆群星獎舞蹈門類決賽賽場上,沒有繁復的舞美,不見奢華的制作,但豐富的題材、多元的人物鮮活呈現,讓人看到創作者努力貼近生活的創作初衷和飽含現實關懷的創作追求,甚至其中某些努力讓評委們認為值得專業舞蹈借鑒,也對未來舞蹈藝術整體發展提供了反思空間。

  “群眾舞蹈不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而是從生活中、從土里長出來的?!?/strong>

  大年三十,爺爺備好酒菜、擺好桌椅,翹首期盼兒孫團圓,終于盼回來的卻是一群瘋狂刷屏的“手機控”,落寞的爺爺甚至僅靠給壓歲紅包來吸引片刻即逝的注意力,這悲哀的一幕,不啻為當下現實生活的生動寫照。群舞《這么近·那么遠》將“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在你眼前,你卻對我視而不見”這句時下流行的典型調侃活化到舞臺上,深刻揭示網絡信息時代,人們習慣于鍵對鍵、屏對屏而遠離面對面、心與心的交流,以至親情的淡漠和人與人的疏離,甚至是人與自己的陌生化。

  一個緊裹頭巾的女人扛起一棵極具意象性的巨型大樹,一步步慢慢挪動,漸漸地,一人變成五人,五人變成十人,沙漠中的女人整齊的號子聲傳遞出鏗鏘雄渾,這些柔弱的肩膀扛起的是沙漠里的綠色,是荒蕪中的希望。女人往往是美麗而柔弱的,舞臺上尤其是舞蹈藝術舞臺上的女人更大多是柔美的化身,然而特殊自然生存環境養成的卻是她們銅面鐵骨般男人一樣的剛強堅韌。群舞《毛烏素沙漠的女人們》以應然與實然之間巨大反差形成了強大張力,張揚出一種感官審“丑”折射出的獨特審美,悲愴的現實傳遞出了強烈的生態關懷和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拼搏精神。

  脫離生活,無病呻吟,死盯古人,盲目跟風,千篇一律、千人一面,這是舞蹈界熟悉的批評聲音。但正如以上作品,此次亮相決賽的作品雖然仍有不同程度的提升空間,但豐富多樣的選材突顯了群眾舞蹈創作者對生活的感悟和思考。如貼近生活緊跟時代的《奶奶·虎頭鞋》《苗家阿婆哈哈笑》《流動的城市》《快遞小哥》《村里的畫室》《守在村口的娘》《快樂的維修兵》,以傳統文化元素為靈感的《擊壤歌》《鋤禾》《紅韻》,運用非遺文化及原生態舞蹈創作的《龍把子》《雅卓沖諧》《打扁?!?,表現生活美好追求的《海的女兒》《樂秋》《豐收》《呼喚》,聚焦革命歷史題材的《紅高粱》《八月桂花》……或寫實,或寫意,作品中透出濃濃的現實觀照和人文情懷。參賽作品表演主體更是充分體現了群眾舞蹈多元的參與性。既有老人也有孩子,既有校園學生群體也有部隊火箭軍;既有殘疾青年也有留守兒童……

  “群文的最大特點是姓‘群’,因為它扎根于群眾之中,來自普通老百姓,而且應該是最質樸最真實的表達,這也應該是群文工作者在創作時選擇題材和表現內容的重要核心?!逼牢?、中國舞協民族民間舞專業委員會副主任阮蘭玉說。

  “專業藝術工作者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這些作品讓人感覺到他們就是從生活中、從土里長出來的。而且這種生活不是走馬觀花而是同舟共濟。更重要的是在他們表現的生活中,我們看到了一種對日常生活的超越性?!逼牢?、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于平指出,群眾舞蹈,就其文化功能而言,可以分為“活動沉浸類”和“創編觀賞類”兩大類,前一類是以廣場舞為代表的“活動類”,后一類則是進入劇場的“創編類”?!按幢嗬唷比褐諼璧傅墓丶試詵侵耙檔摹叭褐凇?。過分職業化往往被視為“圈子”,而群眾舞蹈反而是“圈子”之外的大千世界。

  “一些群舞體裁編創上的突破,某種意義上比專業舞蹈還要強?!?/strong>

  事實上,舞蹈創作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現象不僅指向題材雷同,更多體現在編創的套路化。不久前一次全國性舞蹈賽事中甚至有人以“1038”套路,來詬病近年來在中國舞蹈編導中常用的模式化群舞編排技法,引起業內外熱議。所謂“1038”,即“1”是演員一字排向前整齊舞動;“0”是演員形成一個圓圈隊形;“3”是演員形成大三角隊形;“8”是演員形成八字隊形。

  而此次賽場上很多群舞編排卻變化多端。如迥異于傳統龍舞以人撐起道具龍的呈現方式,群舞《龍把子》以肢體語言表現龍的動態,并趨向舞蹈本體的極致化探索。借助特制龍紋貼身服裝,深受龍文化熏陶的重慶市銅梁區24個男子,以頭、頸、手、臂等身體各部位的巧妙對接,在豐富有序的調度中活現出盤龍、臥龍、飛龍、騰龍等千姿百態?!叭肆弦弧鋇鬧糧呔辰?,引得評委、國家一級編導余大鳴感嘆,“高級技法不是炫技,不是翻了幾個跟頭、甩了幾個小翻兒、劈了多少叉、跳了多少大跳這些硬的身體技術技巧,而是編舞技法始終將舞蹈的語匯、調度、畫面、律動都融入要塑造的舞蹈形象中,如《龍把子》這樣讓懂和不懂舞蹈的人都能感受到‘活龍活現’及其抒發龍的傳人的精神和情懷?!?/p>

  “很多作品在群舞這種體裁編創上的突破,某種意義上比專業的還要強??湊廡┳髕分心撓惺裁礎?038’?反而讓我們看到了群舞創編深邃的創意性?!北冉稀?038”套路,于平直言此次群舞創編的突破甚至值得專業舞者認真學習。他指出,這種深邃的創意性,首先體現為“表意優先”的動機擷取?!安蹲較駛?、生動、獨特的動作動機,是舞蹈編創的前提。此次許多作品的動機擷取,在‘表意優先’的前提下,更體現出對新生活的敏感和日常生活的細致——前者如《這么近·那么遠》手機刷屏的動態,《流動的城市》拉桿箱拖拽的動態;后者如《海的女兒》對趕海、踏浪、戲水、摸螺的洞察,《守在村口的娘》對納鞋、送兒、盼歸的呈現?!?/p>

  于平認為,這種深邃的創意性還體現為既往風格化素材在“表意”邏輯統領下的創造性轉化。如京族舞蹈素材在《海的女兒》、苗族舞蹈素材在《苗家阿婆笑哈哈》、達斡爾族舞蹈素材在《豐收》中的創造性轉化;尤其是運用拉丁舞素材表現的《紅高粱》,運用花鼓燈素材表現的《八月桂花》,在表現民族氣節、謳歌民族精神、塑造民族英雄方面獲得了極大成功。同時,這種深邃的創意性在全面探索“舞蹈織體”的基礎上,在人體動態的擬形造意上也有較大突破?!爸濉痹諞衾稚現浮吧康淖楹瞎叵怠?,“舞蹈織體”是這一理念在舞蹈編創中的運用。他認為不僅是最值得稱道的《龍把子》,許多作品對這一編創理念的運用可謂十分嫻熟,但又沒有“為技術而技術”?!逗5吶貳逗旄吡弧貳洞謇锏幕搖貳逗煸稀飯賾諶頌宥哪廡臥煲舛加屑馴硐?。

  “群眾藝術基礎打得越厚,對專業群體就會提出更高要求,從而形成促進更多精品生成的互動機制?!?/strong>

  題材的豐富性,表現主體的多元性,群體編創的突破性等,參賽作品許多探索和努力令評委頗為欣慰。但對生活的深度體悟和挖掘,對動作語言的精準提煉,對精神思想的高度追求等方面依然令評委們有諸多不滿足和更多期待。同時,以群眾舞蹈的進一步提升來促進整個舞蹈生態的健康繁榮也成為評委的一致渴望。

  “在深入生活的同時,我們怎么聚焦?怎么發力?能讓作品更好地表現編導的創作初衷,和最初激動的爆發點?這就需要我們加強創新的思維,讓每一次創作都是前人所沒有的?!逼牢?、中國歌劇舞劇院副院長徐麗橋指出,當下我們身處的時代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藝術創作關注的生活不僅是身邊的油鹽醬醋茶,更應該是整體生活形態的變化,我們應該站在怎樣的角度觀察審視這些變化并內化到創作中,是創作跟上時代的關鍵。

  1986年摘得全國民間音樂舞蹈比賽一等獎的蘇州舞蹈《擔鮮藕》以其鮮活的生活氣息,和靈動而接地氣的舞蹈語言成為群眾舞蹈的時代經典。以此為例,徐麗橋表示,“創作要有生活并與時代同行,《擔鮮藕》正是準確地捕捉到改革開放后江浙人在自由市場中買賣鮮藕這樣的時代生活,抓取肩挑鮮藕的農家姑娘嶄新的精神面貌,將生活的動作語言創造性地表現于舞蹈中,讓作品耳目一新,幾乎成為那個時代彌合專業和非專業的一個流行舞蹈。因此,感受和體察生活后,用什么樣的語言將生活藝術化為舞蹈的形態和動作,舞蹈語匯提煉能力的提高是群眾舞蹈尤其值得研究的課題。更重要的是,群眾文化基礎打得越厚,水平越高,對專業群體就會提出更高要求,從而形成促進更多精品生成的互動機制?!?/p>

  “傳承和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群眾是主力軍,這是我們重要的價值所在。在當今重視非遺?;さ慕裉?,在決賽21個作品中,我看到那么多群文工作者用舞蹈作品傳承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我們每個創作者都應該先向生活學習,如果我們一代又一代都能這樣有形象地傳承,我們的文化就會生機勃勃?!庇啻竺?。

  “毛澤東曾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借用到這里,群眾才是舞蹈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重要推動力。之所以提出舞蹈‘兩創’命題,一是因為群眾生活的廣度和深度是舞蹈創造新形象的基??;二是群眾的喜聞樂見和差異審美是舞蹈形象構成豐富性的根源;三是群眾對舞蹈活動的積極參與構成了‘以人民為中心’的真實景觀,他們在活動中的自我提升也構成了‘以明德引領風尚’的真切效應?!庇諂剿?。

 ?。ū疚吶渫加扇盒墻弊槲崽峁?/strong>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