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是“潑”墨,還是“破”墨?

時間:2019年05月1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邱笑秋
0

qq飞车终极猛兽怎么样 www.crvbf.icu   5月10日是中國畫大師張大千誕辰120周年,畫家邱笑秋再談張大千的晚年變法,向讀者展示張大千眼中的“破墨”,呈現他筆下的“翠浪”與“綠云”,并探討一個重要的問題——

青城山通景屏 張大千

  國畫大師張大千晚年獨創新法之稱謂,幾十年來一直被異口同聲地呼之為“潑墨潑彩”。而張大千的摯友張目寒說:“大千之新技巧,世人皆稱為‘潑墨法’,殊不知大千先生為‘破墨’而非‘潑墨’。潑墨始于唐人王洽,宋米元章父子傳其法,直至元人,賴此一脈流傳。以此與大千新畫法參互比較,實大異其趣,是研究新風格者,不可不知……大千曾自言:‘不襲米芾父子房山方壺一筆’,便知大千所創之破墨法非昔人之潑墨法也!”

  張大千在《四十年回顧展自序》中寫道:“予年六十,忽攖目疾,視茫茫矣,不復能刻意為工,所作都為減筆破墨。世以為創新,目之抽象,予何嘗新。破墨法故我國之傳統,特人久不用耳。老子云:‘得其環中,超以象外?!司沉疾灰椎?,恍兮惚兮,其中有象,其庶幾乎?!?/p>

  此處暫不談目疾與減筆,就單刀直入談“破墨”,它始見南朝梁蕭繹《山水松石格》:“或離合于破墨,體向異于丹青?!被票齪纈醒裕骸笆尉諂頗?,以濃墨破淡墨,淡墨破濃墨,甚為精彩?;蜓云頗?,破其界限輪廓,作蔬苔細草于界處,南宋人多用之,至元其法大備?!筆臥諫剿諧32捎靡緣閆葡?、以線破線(復筆)的墨法,使畫面變得分外豐富、靈動。他說:“得筆墨之會,解絪縯之分,作辟混沌乎?!閉飫鎪檔摹敖狻庇搿氨佟本褪且桓觥捌啤弊?。

  張大千學石濤起步,當然深知前輩用破墨法之絕妙處。他在與臺灣作家張佛千探討“破”與“潑”時說:“潑墨易,破墨難。在滿紙水墨一片混沌中,如何開辟山川?一定要胸有成竹……”“破”與“潑”絕非同義詞,絕不可混淆。

  鄉愁,是張大千變法之源

  漂泊異鄉30余載,張大千寫下了大量飽含深情的懷鄉詩:“萬里故鄉頻入夢,掛帆歸日是何年?”“青城在萬里,飄夢接靈根?!薄捌繳謂憂喑欽薄扒喑槍槊謂傭朊肌薄誘廡┦渲形頤且迅械腳ㄅǖ幕?,他的青城情結也深深地烙在了他的詩畫中。他先后在青城山上清宮住了10年之久,對于這座仙山多雨的天氣和豐厚的植被深有體會。在此期間他在所創作的《高臺山》《青城都》和《丈人峰》等山水畫中都著重經營了郁郁蔥蔥的青城林木,或用點或用線,重重疊疊,縱橫交錯,大有密不透風之感。如果說張大千60歲后所創新法是有本之木,是循序漸進而非偶得成功的話,那么上世紀40年代的精品則是他以“師古”之法表現他“師自然”之所得。

  筆者最近查找資料,偶然發現南宋詩人陸游兩首詩居然涉及“破”與“潑”?!凍蹕南芯印罰骸傲驕磧不剖槔獻?,數峰破墨畫廬山?!薄堆┲小肥疲骸澳涸迫縉媚?,春雪不成花?!笨蠢捶盼滔壬喚鍪吹煤?,還深懂繪事,他眼里的廬山就是一幅破墨山水畫,竟與七八百年后的張大千臨終前所作的《廬山圖》采用的畫法不謀而合。

  放翁有詩贊青城曰:“山如翠浪盡東傾”,大千亦有詩頌道:“綠云猶似擁煙鬟”。陸游再贊:“綠云凝住最高峰”,大千又吟:“老樹縱橫欲拂天”。同為“青城客”的詩人、畫家(詩人),一古一今,居然會這么協調一致地為仙山叢林唱頌歌。

  1962年張大千在巴西的巨作《青城山通景屏》已把水與墨、“破”與“潑”諸法用到了極致。彼時那些絢麗而響亮的中國寶石顏料石青石綠已經等候在大師的大畫案上呼之欲出了。石青石綠之所以成為張大千“破墨潑彩”作品中的主角當然是有根有緣的,更非有些人所謂“張大千用色是來自西畫”之說。

  青綠山水是“潑彩法”的遺傳基因

  敦煌面壁兩年零七個月,張大千臨摹壁畫近300幅;在此前后,他還仿制、創作了大量的青綠、金碧山水畫,如:《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華陽遠帆圖》《深山雪霽圖》等,以及他自己創作的《深山攜琴訪友圖》《青城翠峰圖》和《巫峽情秋》……這些畫,在當時的繪畫圈里多被貶為“匠畫”。然而擅畫“文人畫”的張大千卻偏偏要堅持走自己的“畫畫家的畫”之路。歷史證明,他走對了。他在那段時期所練就和積累下來的駕馭大青綠色彩的硬功夫后來轉化為“潑彩”時,便自然而然地滲入到他的代表作《幽谷》《桃源圖》和《廬山圖》等精品中了。

  張大千畫森林之法,經歷了一個從繁到簡、從點線到塊面的過程。他曾舉古人的話來說明中國畫的透視理論:“遠山無皴,遠水無波,遠人無目?!幣源死嗤?,就應該是:遠樹無枝,更遠之樹當無干了。這無枝無干的大片森林自然就被人的視力科學地本能地概括為“翠浪”和“綠云”了。

  把大片的森林當作浪和云來畫,思路就放開了,筆墨就灑脫了?;蛐謨顆炫?,或風平浪靜,或凝重,或飄逸……畫家就可以將生活中獲得的創作素材加上自己無窮無盡的想象力任意揮灑在宣紙上了。

  這“翠”這“綠”,正好是青綠山水畫中的主色。在敦煌兩年多的時間里,張大千用了幾百斤礦物顏料,大量的石青石綠從他手中經過。我敢說,世上沒有哪一位畫家像張大千用過這么多、用得這么好青綠石色。

  破字當頭,潑在其中

  最近,筆者反復看了張大千用新法畫的山水畫《谷口人家》的紀錄片:他先用大筆將清水有起伏輕重地“畫”在半生熟宣紙上,然后趁濕再用大筆引領裝有濃墨的畫盤,隨著創作的構想往紙上傾潑……霎時,一座雄奇的大山就屹立紙上了。接著,他用小筆蘸清水將山腳邊沿破開,使之淡化進而與濃墨銜接。

  張大千先用清水畫無形的“畫”,就是為下一步潑墨作的鋪墊,接下來的潑墨就已經是“墨破水”了。待主山稍干后,他遂用“色破墨”之法將石青、石綠反復澆灌、滴灌、快潑、慢灑在濃墨上,“破導潑進”“潑隨破生”;緊接著,再用花青再破石色輪廓……此時,畫面上呈現出的已是水、色、墨和諧疊加、交錯閃光、流動有聲的視覺旋律了。石色的厚薄促使色相變幻,石色越厚,色相就越艷麗;反之,色相就越深沉。

  色與墨都是被動的工具,真正調兵遣將的主帥是水。水是魔法師,用水之多少、運筆之快慢等技巧能使畫面千變萬化、層次無窮乃至蛻變出不可捉摸、難以想象的偶然效果。這就是張大千的破墨潑彩法所產生的抽象意境。

  張大千為何說“潑墨易,破墨難”?筆者體會,難就難在此法處于一種可控與不可控、必然與偶然之間。他憑著他的天賦和經驗,熟練地以“可控”引領“不可控”,以必然導出偶然,最后使作品矛盾地統一,神秘而可信。

  綜上所述:破字當頭,潑在其中;潑之再破,破之又潑;其陰陽向背、疏密聚散、虛實濃淡……乃吾國寶貴之哲理也?!耙隕頗?,這才是張大千大膽創新的精髓、前無古人之絕招。

  最后,我要折回到本文之開頭,張大千先生所說的“予年六十,忽攖目疾,視茫茫矣,不復能刻意為工,所作都為減筆破墨。世以為創新……破墨法故我國之傳統,特人久不用耳”——眼疾深重且左眼一度失明的張大千以他超凡的記憶力和想象力進入“以心為師”階段并用“破墨潑彩”新法將懷鄉、夢鄉轉化為畫鄉、畫世界,奉出一大批傳世精品,為后人留下了一大筆珍貴的文化藝術遺產和豐厚的精神財富。

  “破墨潑墨”之法雖是唐人王洽所創,但未留下點滴真跡。而“破墨潑彩”之法,乃是張大千先生繼往開來、推陳出新的重大碩果,是對國粹中國畫的巨大貢獻。

  聽!大千自豪地昂首行吟:

  “董巨荊關跡已陳,別開新境與傳神?!?/p>

  “何必李將軍,何必王摩詰,煙云腕底真,我法無南北!”

(編輯:白安琪)
會員服務